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化蝶

发布时间:2019-09-25 19:12:25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化蝶

余生回到客栈时,见草儿独坐在大堂。

“清姨呢。”

“后院种花呢。”草儿很不爽,嘀咕着“招蜂引蝶”之类的话。

“什么?”余生没听清。

草儿不再和他说话,无精打采趴在桌子上。

球球站在桌沿

有妖气客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化蝶

,对桌下黑猫警长张牙舞爪,甚是得意,颇有草原之王的风范

但帅不过一秒,见叶子高抱着一头“哼哼唧唧”怪物进来后,它“刷”的跑到草儿脖子旁。

客人也跟着进来,把背后的斗笠、长剑和行囊放在桌子上。

“用些什么?”余生问他,方才的灌汤包只是让他应付一下。

客人扫一眼墙上食牌,“随意,能下酒就成,先上一坛子酒。”

余生惊奇的看他一眼,在外面茶桌上已经有两个空酒坛了。

让白高兴取酒,余生到后厨为他凉拌一盘猪头肉。

“嗯,不错。”客人说,猪头肉很有嚼劲,在炎热的夏日配上酒正合适。

余生转到后院,见清姨在篱笆外种花,奈何不是干苦力的料,在除草和翻土时笨手笨脚。

余生笑了,正好被清姨看到,不待清姨恼羞成怒,他赶忙说道:“我来。”

清姨乐得轻松,“有道士去砸场子了?”

“你怎么知道?”

“真当城主喝过你的粥?只是看在我面子上罢了。”清姨有些得意。

看在清姨面子上?余生忽然记起了画仙,“你记不记着我提到的画仙?”

在道出青菜来历时,余生依旧用着画仙的借口,只是清姨不信罢了。

“记着。”

“他喜欢的人是不是城主?”

清姨有些不自然,“你怎么知道?”

“身为画仙,他总不会为一寻常女子来扬州城吧?”

“我在扬州城遇见他了,醉的都能找到路了。”余生继续说,“他告诉我城主一个大秘密。”

清姨神色一紧,勉强笑道,“什么秘密?”

余生见她深情有异样,方才的胡乱猜测,现在觉着十有八九猜对了。

“他说~”余生笑的高深莫测,直直看着清姨。

清照心里上下忐忑,以为余生知道了她的身份。

余生道:“他说城主喜欢上了女人,清姨,那女人不会是你吧?”

“哦,”清姨松一口气,随之惊道,“什么,我,喜欢女人?”

余生一喜,我果然猜对了。

“真是邹道轩说的?”清姨咬着牙问。

“邹道轩是谁?”

“就是那画画的。”清姨恨恨说,敢造老娘的谣,真以为这样老娘就嫁不出去了?

“是,是他说的。”余生后退三步,现在清姨的怒气让烈日都相形见绌。

出乎余生意料的是,清姨拍拍他肩膀,笑眯眯说:“对,城主喜欢的就是我,我也喜欢城主。”

烈日陡然变春风,让余生脑子一时转不过弯儿来,“那,那我岂不成了城主她外甥?”

清姨惊奇,“你能接受?”

“放心了,我很开明的,再说椰子糕和田螺壳都能谈情说爱……”

“别把我和他相提并论。”清姨拍余生后脑勺。

“好好好。”余生把花籽撒下去,感叹道:“敢情咱俩同时中意一个女人。”

“不许再说!”清姨顿喝。

余生捂住耳朵,“不说就不说。”

把花栽好,他们一起往回走,正好碰见毛毛。

余生顺手拍驴屁股,“告诉你,别嚣张,现在我的后台是城主,比你娘厉害多了。”

清姨无奈道:“不许对任何人提起我和城主的事儿。”

“明白,低调,低调。”余生答应。

这一刻,他觉着自己真是个厨子。

回到客栈大堂,客人已把一盘猪头肉嚼干净了,让余生再切一盘。

余生问他用饭不?客人说随意。

叶子高见他行囊在脚边,问他是否住店,汉子答应后对房间也很随意,让叶子高自己安排。

“你可真够随意的。”余生把菜端上去时说。

客人留着长发,胡茬略微凌乱但不长。

他饮酒用大碗,吃肉用大口,举止间透着股豪爽。

酒“咕嘟”落肚后,他笑道:“我的名字也很随意。”

“随意?”

“随遇。”汉子放下酒碗怅然道,“我兄弟的名字叫随意。”

只是搭了几句话,客人又自顾自饮酒,吃肉了。

余生为他烧一份麻婆豆腐下饭,又同大家用过午饭后,在稻田里繁忙的人才劳累归来。

客栈一下子热闹起来,有坐在堂前饮茶的,有狼吞虎咽用饭的。

说书的盲眼男子不能上田帮忙,现在坐在茶摊上,应众人之邀唱着一首空灵而悲怆的曲子。

随遇侧耳倾听,在曲子停下后,赏了盲眼男子五文钱。

“掌柜的,我在客栈盘桓三日。”他告诉余生一声,提着剑上楼歇着去了。

晌午阳光太烈,大家都鼓不起精神,一会儿就各自回家休息去了。

余生睡不着,他把一张桌子放在后院外的枣树下,又搬一把椅子。

只是很快被清姨抢走了。

因为树下临湖,伴着清风徐徐,在炎炎夏日很让清爽。

余生又抱一把椅子,取了一把刀和一筐萝卜,在练刀的同时看书。

清姨看他,余生很久才注意到,“怎么了?”

“一心二用,好本事。”清姨把目光放回手里的书。

余生继续忙碌自己的。

小白狐跑过来趴在清姨脚边,懒懒的睡午觉。

湖边一时安静,虽有蝉鸣,也有余生切萝卜时有规律的“唰唰”声。

时间在芦苇晃动中流逝,枣树影子被拉长,黄昏很快来临。

不经意间,余生见清姨又在看他,“怎么了?”

她看看天空,“我以为太阳再一次从西面出来了,你什么时候这么用功了?”

“我一直很用功”

“我猜猜,一定是因为邋遢道士而有了挫败感。”

清姨说,“只是别人遇到挫折都是奋发图强,你为什么是切萝卜?”

“我倒想学别的。”余生抱怨,“就是你不教。”

“我可教不了你。”清姨一笑,“待你长大了,很多本事自己就会了。”

“我又不是神兽。”余生说一句,把切好的萝卜举起来,“怎么样,我刀工有成吧?”

“你再取一根。”

余生依言而行,只见银光一闪。

余生看萝卜,还是一根萝卜。

“你对它做了什么?”

清姨吐气如兰,轻轻一吹。

余生手里的萝卜刹那间消失了,化作片片薄如纸的“蝴蝶”,飞向天地间。

真的很美。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好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什么好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是否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