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大夙贼 第十章 金色的妖精(八)

发布时间:2019-09-24 15:50:34

大夙贼 第十章 金色的妖精(八)

“哟~维多利加,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啊?”清晨刚蒙蒙亮,维多利加瘦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艾连和艾月的面前。

小小的打着哈欠,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的维多利加用她一如既往的冰冷沙哑的声音说道:“还行吧,如果没有某人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更好了。”

“呃,你都听见了?”艾连老脸一红,小声的问道

大夙贼  第十章 金色的妖精(八)

维多利加穿着棉纱洋装和黑色的小皮鞋,美丽的金发垂落在草地上,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翡翠色。虽然面无表情,但艾连还是敏锐的发现了维多利加现在的心情有些不高兴,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维多利加?”

“。。。”

“喂。。。维多利加!”

“哼!什么都没有,你的事才和我无关呢!”维多利加闹别扭一般的扭过头去,一言不发。

“我说,维多利加,那座古塔的事,你知道吧?”见维多利加没有理自己,艾连把手在维多利加的眼前轻轻的挥了一下。

“呜哇~”维多利加发出了小小的可爱的声音,难道是吓到了?不会吧,只是挥一下手而已啦。

重新转过头的维多利加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不同于往日里的冰冷表情,此时的维多利加脸颊肿肿的鼓了起来,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是牙痛吗?”艾连恍然大悟。

“才不是呢!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好吗?!”维多利加突然大叫了一声,让艾连有些惊慌失措。

原来,维多利加也会大喊大叫的啊。

“好啦,哥哥你就别欺负小维了,欺负女孩子可是不。好。的。哟!”艾月在一旁阿拉阿拉的说道。

艾连捂着脑袋,说道:“且不说我到底有没有欺负女孩子,你喊谁哥哥啊!”

“不就是你咯?难道你打算让我称呼你为——达令?”艾月舔了舔嘴唇,在艾连的耳边轻声说道。

“请务必喊我哥哥!”

“恩,以后也多多指教咯!哥哥!”

——————————————————————————————————

待到众人洗漱完毕,三人开始坐在屋子前的草垛上吃着早饭。

虽然只是普通的面包,但是两个女孩都吃的很开心,可能是昨天晚上没吃什么东西的缘故吧。话说艾月你吃的也太多了,你昨天中午可是吃了好几人份的大胃王套餐啊!

看着艾月和维多利加争抢者最后一片面包的情形,艾连突然笑了。

他拿起最后一块面包,一分两半,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两人被艾连的举动吓了一跳,然后急忙将面包拿到小小的嘴唇旁边,一口咬下。

艾连面带微笑的看着两人的模样。

早春的清晨,吹着轻柔的风。

风吹动着两人的头发,金发和银发犹如是曼舞的轻纱一般,在空中飞舞,随后又慢慢归以平静。

小小的嘴巴慢慢咀嚼着面包,维多利加和艾月小小的脸颊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表情。

数十分钟后,一脸满足的两人轻轻的嘬了一口艾连刚刚泡上的红茶,话说这是什么大小姐生活啊,还有我这样不就像是管家一样了么,要服侍两位大小姐什么的,这种生活也太悲惨了点了。艾连如是想到。

不等艾连开口,维多利加的声音便再次响起。

“炼金术师之塔,又称波特汉默之塔!”维多利加的声音依旧是冰冷沙哑,但是在艾连听来有些不同平常的感觉。

“曾有这么一个故事。”

“寂静不详的黑夜,一名少女闯入这座高塔。

就在她进入高塔的一瞬间,天空中传来雷鸣,暗黑伴随着一道道白色的雷电,冲入了漆黑的高塔。

少女穿着黑色的洋装,有些一头略微带着棕色的头发以及一双暗红色的眼睛。

虽然她的眼睛带着恐惧,但她仍然强忍着恐惧,带着一丝的怯意观察着黑塔,她四处张望着,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好不容易,她才在黑暗中发现了一张桌子,一张普普通通,平常无奇的黑色木桌。

少女惊喜的冲向木桌,木桌上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以及不少的手稿文件。少女匆匆拿起那些文件,却发现上面的文字并不是通用文字,而是一种看不懂的神秘字体。

她放弃了手稿,但还是执着的在桌子上翻找起来,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般。

突然,桌子上的瓶瓶罐罐的塞子一下子消失,里面的液体也突然流了出来。

没有人碰它们,但它们就这么自己流了出来,随后汇聚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白色的雾气。

白雾慢慢的扭动,随后渐渐的化作一个人的形状。一个带着诡异面具的男人。

“美丽的少女啊,你为何人?为何要闯入我的高塔!”白雾化作的人高声的问道,不过从他的声音中,少女并没有听到任何的感情,没错,就好像是机器的声音一般。

少女发出了尖叫,跪在了地上,低声的抽泣道:“请原谅我,炼金塔的大人!我最爱的人,就快要死了!只有你,万能万知的大人啊!只有你才能救他!”

白雾化作的男子慢慢走向少女,少女美丽的脸庞此刻也因为恐惧而有些扭曲。

男人慢慢举起还未转化完全的手,抓住自己的面具。

他说:

“少女啊。我没有办法拯救你的爱人,我连我自己也拯救不了!看清楚吧,这就是炼金术的诅咒啊!这就是永生不死的男人,我!波特汉默可悲的容颜啊!”

少女张大了眼睛,白晢的手捂住自己的脸颊,随后踉踉跄跄的开始后退,逃跑。

黑色的高塔犹如一块巨大的镜子,将少女和男人统统吸入其中。

男人的身影追随者少女,少女则在黑塔中胡乱的跑着,但是,少女进来时的大门已经消失,唤醒了不老不死的炼金术师的代价,唯有她的生命!

少女直至死亡的最后一刻,也没能抹去那张刚刚看见的脸。

那是一张多么可怕,多么令人绝望的脸啊!”

金昌治疗卵巢炎方法
商丘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北京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
贵阳长峰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