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史莱姆研究者 第一百二十二章 乔治的逆袭(1)

发布时间:2019-09-20 12:28:18

史莱姆研究者 第一百二十二章 乔治的逆袭(1)

“将军。”

一只手轻轻地把黑色王后向前逼了一步,对面的白色国王已经无路可走。

执白子的是亚诺马部落的罗森塔尔酋长,看看自己被重重围困的国王,哈哈一笑:“又记错了,国王一次只能走一格,王后可以横冲直撞。年轻人,你发明的这战棋挺有趣。只是人老啦,记不住这么多弯弯绕。”

与他对弈的正是乔治,听老酋长认输,他呵呵笑道:“这套棋有专门的下法,两三天时间能进步到这种程度,您将来一定是位出色的棋手。”

罗森塔尔酋长长叹一声:“现在咱们是阶下囚,也只好下下棋打发时间啦。”

“这样也好,放下那么多烦心事,好好休息休息,以后还有得忙呢。”

三天前,神马联盟内部突然发生了一次秘密政变。

神马联盟是以黑暗神教为中间人建立起来的部落联盟,由神堡和亚诺马两部落联合组建。

两部落中神堡实力比较强劲,有六千多人,亚诺马人数少,才一千多。于是联盟的第一任盟主自然是神堡的霍尔阿迪森酋长。

神马联盟建立后,附近几支部落主动归附,但也有例外,奥克达维尔部落倒向北方强国阿特拉斯,撺掇阿特拉斯南下。于是新建立的神马联盟面对阿特拉斯的直接威胁。阿特拉斯来势汹汹,一路渡过雷鸣之河,夺取河套地区,企图顺河南下,一举攻灭对手。

第一波到来的是名义上归属阿特拉斯的百国联盟仆从军,神马联盟发挥本土作战优势,诱敌深入,利用黑暗神教提供的新式装备和战法,三战三捷;河套地区的帕格齐亚诺部落是黑暗神教的铁杆粉丝,在新酋长索丽达的带领下四处骚扰敌人的补给线。

前有强敌,后院起火,百国联盟仆从军焦头烂额,苦不堪言,不得已只好放弃河套地区,全军退回雷鸣之河北岸,和熟悉地形的奥克达维尔部落驻扎在一起。

第一回合,神马联盟大胜!盟主霍尔阿迪森的声望一时无两。

但令所有人想不到的是,胜利仅仅三天,他就秘密发动政变,囚禁了自己的盟友——亚诺马部落的酋长罗森塔尔和黑暗神教使者乔治,对外宣称两人病重不能理事,将联盟的控制权和黑暗神教的教务一股脑全抓在手里,大权独揽。

罗森塔尔一枚一枚地把棋子往棋盒里摆:“霍尔阿迪森怎么做出这样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来呢?还是敌人大兵压境的时候?”

“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们能赢,打的是投降的主意。”

“但是,老霍尔前边这几场打得很凶啊!为什么不直接倒过去?”

乔治微微一笑:“想卖个好价钱。”

随着几声清脆的鼓掌声,霍尔阿迪森在一众忠心耿耿护卫的保护下,缓缓走来:“年轻人眼光果然独到。一眼看破了我的心思,说说看,什么叫‘卖个好价钱’

。”

乔治侃侃而谈:“这是明摆着的。如果说阿特拉斯是一头沼泽鳄,神马联盟不过是一只普通的小蜘蛛。实力差距太大,打下去,早晚败亡,还不如投降算了。”

“哦,那我杀伤众多阿特拉斯军队,早把他们打出了火气,这该怎么解释?”

“既然您要卖身投靠,总得显出自己的价值,要不然,最好的下场也不过去阿特拉斯做个富家翁。再说,这一波里边绝大多数是百国联盟的人,无论死多少,阿特拉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说到这里,乔治停顿了一下,又道:“对阿特拉斯来说,他们并没指望占下多大的土地,大部分精力放在祭司和武士互相扯皮上。雷鸣之河流域的面积相当于阿特拉斯的一半,这么大一片未开发的蛮荒之地,阿特拉斯除了让您继续驻扎,没有别的办法。到那时,您不但圆了自己的土王梦,还顺势抱上了阿特拉斯的大腿,一举两得。所以说,您和奥克达维尔部落的奥康纳酋长想法一样,做一个拥兵自重的土王。不过您的实力更强,更容易得到阿特拉斯的青睐罢了。”

霍尔阿迪森叹息一声:“年轻人,你要是我的手下,该多好!”

乔治笑道:“那样您会整晚整晚睡不着觉的。”

霍尔阿迪森大笑:“也对!像你这种阴险狡诈的家伙,任何人都不会放心!”

“所以我选择那些诚实可靠的、心地善良的人合作,虽然累一点,最起码,他们不会背后捅我刀子。而且结果各位也都看到了,神堡和亚诺马的世仇没有了,神马联盟欣欣向荣,下一步,就是重现特诺蒂兰的荣光,最后与阿特拉斯合并,统一南部丛林,以黑暗神教为国教的特诺蒂兰将在技术上全面碾压北方的老对手多兰德,只等二十年后,补齐人口和丛林开发这两块短板,就可以踏上统一大陆的争霸之路了。”

“真是绝美的图景,”霍尔阿迪森啧啧赞叹,“二十年,我想,我努力一下,还是可以看得到。不过年轻人,还有我的罗森塔尔老伙计,神马联盟也好,未来的特诺蒂兰也好,只需要一种声音,我会为你们两位在史书上留下一个位置的。”

乔治不由失笑:“听起来,您觉得这次政变胜券在握了?如果不是出于礼貌,我会大笑的。”

霍尔阿迪森和罗森塔尔都是一惊。

这个叫乔治的年轻人深不可测,是个走一步看三步的家伙,身陷囹圄已经整整三天,却一点紧张都看不到,难道他真的安排了什么后手?

霍尔阿迪森阴沉着脸道:“别说大话!你的手下已经分两队离开了,你又喝了我在酒中下的药,你现在的法力,只能做几个棋子!还是说,你指望亚诺马的人会来救你?”

乔治慢条斯理道:“那是不可能的。亚诺马的部落结构是传统的直线上下型,一旦酋长被拿下,下边的长老互不统属,很难短时间内协调一致采取行动,酋长的儿子又在外面执行任务……您发难的时机堪称完美,亚诺马这边,翻不起大浪来。”

“那你这毫无自信的根据从哪里来?难道——你也投靠了阿特拉斯?”

乔治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您的想象力堪称奇迹!明白告诉您吧,如果您利用盟主地位一点点扩大影响力,全面与黑暗神教合作,说不定将来会有兼任黑暗神教大祭司的机会,现在就跟我撕破脸,只能逼得我们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暴力对抗解决问题——硬拼战斗力,除了人数方面,您全面落后。”

“哼,你是说派出去那两只小队中途折返吗?”

“那是不可能的,他们有他们的任务。我承认您在我身上花了不少心思,不过,您漏了一位。”

“谁?”

乔治微笑着从棋盒里拈起那枚黑色王后:“就是她,目前黑暗神教的最强战力。集战士、刺客、法师为一体的恐怖存在,棋盘上横冲直撞的角色。”

两岁宝宝经常便秘怎么办
滁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六安治疗精囊囊肿医院
苏州治疗急性附睾炎方法
周口治疗不射精症费用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排行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