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天影之门第二百八十四章怅然

发布时间:2020-01-25 07:13:33

天影之门 第二百八十四章 怅然

一“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们——现在恶龙军团在哪里,他们在做些什么——”

“呃!这事你应该和我一样清楚。”艾斯特莱雅再度转过身。

罗拉娜看看四周。她看见爵士们和将军等着看她的笑话。

她知道自己又开始像是被宠坏的小孩了,但是她一定要得到答案!

艾斯特莱雅已走到门口,仆人已将门打开。

罗拉娜忿忿地看了其他人一眼,快步走过上过蜡的大理石地板,急忙中踩到了不少次的裙脚。

艾斯特莱雅听见她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

“我有两个问题,”她贴近他,柔声问。

“好吧。”他看着她的绿色瞳孔回答,“一个在你脑中,一个在你心中。

那么就先问第一个。”

“还有其他的龙神的秘宝吗?”

艾斯特莱雅沉默了片刻,罗拉娜又再度在他的眼中看见了痛苦,他让人摸不清岁数的面孔,突然变得苍老起来。

“有的,”他最后终于说。

“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的确还有一颗。但是那颗龙神的秘宝,你既没办法找到,也没办法使用。所以别去想了。”

“罗伯特找到了那颗。”罗拉娜追问。“这表示他把它弄丢了吗?

他——“她迟疑一下,这才是她真心想问的问题,”他在哪里?“

“别多想了。”

“你是什么意思?”罗拉娜仿佛被那冰冷的声音冻结。

“我不能预测未来。我只能看着现在变成过去。

我打从时间的原点,便一直这样做。

我曾经看过愿意牺牲一切的爱,它把希望带到这个世界上。

我也看过试着克服骄傲,以及时权力渴望的爱,但是失败了。

这个世界因为它的失败,而变得更灰暗,但它不过只是遮住太阳的乌云。

象征人类之爱的太阳,仍然没有消失。

我还看过迷失在黑暗之中的爱。被误解、错置的爱,只因地或是她,不了解自己的内心。”

“你这是在打哑谜。”罗拉娜生气地说。

“像吗?”艾斯特莱雅反问,随即点头为礼。

“再会了,罗拉娜赛拉莎。我建议你:专注在你背负的使命上。”

历史学者走出门外。

罗拉娜看着他的背影,重复他的话:“迷失在黑暗中的爱。”这是个谜语,还是她明知道答案。

只不过就像艾斯特莱雅所暗示的一般,她拒绝承认?

“‘我把罗伯特留在福罗参,让他处理我离开之后的事情。”’艾拉说过这些话。

艾拉——是邪恶的龙骑将,艾拉——同样也是罗伯特心爱的人。

突然间,罗拉娜胸口的疼痛,自从她和艾拉说过话之后,一直留存的疼痛消失了。

只剩下一片虚无,像是夜空中缺少了两个星座之后所留下来的空洞。

“迷失在黑暗中的爱。”罗伯特已经迷失了。

这才是艾斯特莱雅试着要告诉她的事实。专心在你的使命上。

没错,她必须要专心在自己的使命上,因为这是她仅存的目标了。

罗拉娜转过身面对雷克罗斯城主和所有的将军们,她一甩头,金发在烛光下闪闪生辉。

“我接受所有部队的指挥权,”她的声音几乎和她的灵魂一样冰冷。

“这才叫石雕!”哈勃满意地踏着旧城墙的防御工事。

“毫无疑问的,这是矮人的杰作。你看看每颗石头都用让人难以相信的精准度,精雕细琢地切割,完美地嵌合进每一面墙。

在这里,没有任何一块石头是一样的。”

“真有趣。”韦德打着呵欠说。“矮人也建造了我们看过的那座塔吗——”

“别提了!”哈勃大吼。“矮人根本没有建造虚无师之塔。

那是巫师们靠着自己的力量,利用魔法将石头从地面升起,重新塑造成建筑物的外型。”

“棒极了!”韦德深吸一口气,醒了过来。

“我希望我能够看到——”

“这不算什么。”矮人瞪着韦德,继续大声地说,“和矮人工匠动辄花上数百年,以求作品的尽善尽美比起来,真是差得远了。

你看看这块石头。再好好看看上面斧凿的痕迹——”

“罗拉娜来了。”韦德谢天谢地说着,很高兴终于可以结束,有关矮人建筑物的无聊课程。

当罗拉娜从一个黑暗的走廊走过来时,哈勃把眼光从石头上移开。

她再次穿上了法王之塔中,所穿的那件盔甲,血迹已从镶金的的胸甲上擦去,战斗产生的凹痕则全部修复了。

金色的头发,自紫红色的头盔流泻而下,在索林那瑞的光芒下闪闪发亮。

她步伐并不快,视线则投注在东方地平线的山脉上,在满天星斗下变成一片明显的黑影。

月光撒在她的脸上,哈勃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她变了。”

他对韦德柔声说,“精灵们应该是从不改变的。

你还记得我们在威灵顿遇到她的时候吗?

不过是在秋天,六个月以前。现在看起来似乎过了好几年——“

“她还没有忘记史东的去世。

至今不过才一个礼拜。”韦德的脸孔露出了难能可贵的严肃表情。

“不只是这样。”老矮人摇摇头。“这和她在法王之塔遇到艾拉有关。

可能跟艾拉说的或是做的事情有关。她真该死!”矮人愤怒地大吼。

“就算是以前,我也从不相信她,看到她穿着龙骑将的盔甲我并不讶异。

我愿意用堆积成山的钢币,来知道她那天到底对罗拉娜做了什么,让她整个人变得这么黯淡。

蓝龙和艾拉离开后,我们将她从墙上带下来,她的脸色难看得吓人。

我用我的胡子打赌。”矮人咕哝着道:“我想这一定和罗伯特有关。”

“我实在很难相信艾拉会当上龙骑将。她一直都……一直都……”

韦德寻找着适当的字汇。“嗯,的确很有趣,”

“有趣?”哈勃双眉深锁。“也许吧,但也冷漠自私透了。

噢,如果她愿意,她是可以显得很有魅力。”哈勃压低声音。

罗拉娜已经近得可以听见他说话了。“罗伯特从来没发现。

他一直相信艾拉的外表下,一定还有更多的内涵。他以为只有他能懂得艾拉,她用一层硬壳包裹住那温柔的心。

哈,只可惜她的心肠跟石头一样硬。”

“有什么消息吗,罗拉娜?”韦德兴奋地问精灵。

罗拉娜对她的老朋友笑笑,但是,就像哈勃说的:那不再是罗拉娜走在威灵顿的白杨树底下,所露出的笑容,那种天真无邪的笑容。

她的笑容如今冷淡的,像是寒冬中无力的太阳。

光芒耀眼,却并不温暖,也许是因为她的眼中满是寒霜的关系。

“我是所有部队的指挥官了。”她木然地说。

“恭——”韦德看到她的表情,把话吞了回去。

“没什么好恭喜的。”罗拉娜哀伤地说。“我能指挥哪些人?一小撮的骑士,被困在孟佳山脉中已成废墟的阵地中,一千多名站在这城墙上的士兵。”

她握紧双拳,眼睛看着东方初露鱼肚白的天空。

“我们应该到城墙外面去,就现在!把握住亚龙军团分散各处、正试着要重新集结起来的机会!

我们可以轻易击败它们。

但是,不行,我们不敢走上平原,即使有了屠龙枪也不行。

它们对付会在天上飞的龙,可以说是一筹莫展。

如果我们有颗龙神的秘宝——“

她突然沉默下来,然后深吸一口气,脸色变得铁青。

“反正我们没有。空想也没什么帮助。所以我们只能站在雷克罗斯城的防御工事中,好整以暇地等死。”

“听着,罗拉娜。”哈勃清清喉咙,开始反驳,“也许事情没有这么糟糕。

这座城的城墙十分坚固。一千名士兵可以轻易守住,侏儒们的投石器,则可以守住港口。

骑士们可以把守住敏加山脉唯一的通道,我们也派出援兵去增援他们了。我们手中还有屠龙枪。

手头上的确不多,但是斯沃特捎来口信说还有更多正在运来的路上。

就算我们不能对付飞行中的龙又怎样?他们这回想飞过这堵墙得三思了——”

“这不够,哈勃,”罗拉娜叹口气。

“噢,当然,我们也许可以抵挡恶龙军团一周或两周,甚至一个月。

但是之后呢?等到他们控制我们周围的土地之后要怎么办?

我们对付龙的唯一方法,就是躲在小小的安全掩蔽中。

很快地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撮一撮,被黑暗所包围的光明孤岛。

然后,一个接一个的,黑暗会把我们全都吞食掉。”

罗拉娜手支着下巴,趴在城墙上。

“你上次睡觉是多久以前了?”哈勃面色凝重地问。

“我不知道。”她回答。

“我的清醒和睡眠的时间,似乎混在一起了。

我有一半的时间在梦游,一半时间是在真实世界里睡觉。”罗拉娜面无表情地道,她从城墙向远方的广袤森林望去,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如果可以重新来过的话,我不会跟着罗伯特出来,更不会接触这些外界的腥风血雨。”罗拉娜满脸惆怅地道,她的内心早已经疲惫不堪。

“罗伯特已经不值得我喜欢了。”罗拉娜被心中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随即陷入沉思之中。

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威海市立二院预约挂号
沈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西宁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上饶治疗早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