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四十三章 左翼的军督

发布时间:2020-01-16 16:57:21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 第四十三章 左翼的军督

嘎嘎嘎嘎

拳锋关第三道大门的门轴吱呀作响,凛冽的寒风和低温让轴承转动分外艰涩。大门敞开,一架六匹马的华丽马车踩碎门关外的纯白雪毯。

马车上同时埃辛皇室燕尾旗帜,但里面不是皇室成员,而是出访他国的使节。

“伊狄摩丝小姐,再向前55萨里就是埃辛的国境线了,您可以看见宏伟的界碑,再向南70萨里就是崇鹰库玛拉的城关,您可千万小心那些南方人,他们脸比冻彻的冰湖还要冷,根本不懂如何尊敬女士。”

拳锋关戍卫长奎因子爵脸色红润,在风雪中嗓音也远远传出去。这位子爵有一定的军事才能,而且也会拍马溜须,但就是对时局与靠山的判断总是不准,几次斗争里站错队,估计是要在拳锋关当一辈子戍卫长了。如果可以,谁不愿意回到金碧辉煌的比尔森呢,即使去北方和矮人打仗也比守着南方国境线和库玛拉军人对峙强。这些年南方军国的力量越来越大,奎因子爵忧心那些好战的家伙会打过来,他们纯粹为了打仗而打仗,金钱和国土全是次要因素。

所以他听说以皇室名义出访崇鹰库玛拉的伊狄摩丝从拳锋关经过,他就意识到机会。对提雅森林的攻击已近是人尽皆知,在所有人眼里,那就是一块用宝石、香料、织锦、奴隶组成的大蛋糕,只要拔除讨厌的树木阻挡,谁都可以任意采撷。奎因子爵这段时间使劲奉承伊狄摩丝,希望能在出兵序列里加入自己的家徽。

“就送到这里吧,奎因子爵,你的请求我会转达首相的。”

“万分感谢!”

美妙不可方物的伊狄摩丝欣赏着银白的雪景,突然说道:“真是一览无余的场合,那些盯梢的目光也消散了呢。”

奎因子爵愣了愣“啊?啊!对。库玛拉的军事间谍在卡尔顿公爵的缜密稽查下,已经少有容身之处了。”他点头赞同。

伊狄摩丝以扇掩口,和他告了别,其实双方说的完全不是一回事。这已经是曦光协定后的第八个月,开始的时候她身边总围绕着不止一波眼线与法术侦测,反正协约没规定不能监视裁判。后来伊狄摩丝四处跑了好些天,监视者们才醒悟她有几百个分身呢,恐怕魔宝石早就暗自散出了,哪会傻傻地把在手上。直到最近,身边的监视彻底消失。都去找其它分身了。

八个月,埃辛的粮食储备和军事动员已经完成,理论上来说可以出兵了。但是人心的贪婪永远拖效率的后腿,越来越多贵族希望搀和进来分蛋糕,结果就拖到冬天,只能等明年春暖huā开再出兵。

她前往崇鹰库玛拉说服环剑议会,加入这次联合讨伐。

库玛拉的军事制度让灵吸怪想起一个费伦常见物种――熊地精。不是那种1米高,喜欢一拥而上一哄而散的不入流强盗。熊地精是地精家族的分支,身高至少2萨米。如同站着的熊罴,尖牙利口,孔武有力,最关键是的是他们属于军事主义文明。服从强者。军令严格,很多邪恶势力喜欢招募熊地精当下属,省心省力。

而崇鹰库玛拉就是这样的社会氛围,它的领导阶层称为“环剑议会”。议会成员叫做“元帅”是库玛拉的最高领导者。目前议会由四个元帅组成,各自拥有四分之一的国土。泾渭分明。

孩子一出生就会检查登记,5岁开始接受基本训练,学习听从命令。15岁正式参军,优异者成为职业军队,享受较高的社会地位。淘汰者为半垦半民兵。而逃避军役全家处死。

库玛拉北面埃辛南面深红联邦,西面提雅森林东面赤骨高原,四战之地培养了他们好战的本性。将军们习惯以小规模的军事对决来解决纷争,对外则比较统一。

5天后,伊狄摩丝见到了四位元帅之一的“左翼军督伯奇菲尔德”他的军领靠近提雅森林。经过礼貌而缜密的搜查后,伊狄摩丝使节进入会客厅。伯奇菲尔德四十岁出头,留着硬刺一样的短发,身穿甲胄,不苟言笑。他身后站着一排人,如果没经过介绍,谁会知道那些如同卫兵一样的是他的妻子和孩子呢。

生硬的寒暄后,进入压抑的家宴,餐厅内灯火辉煌,但是所有人吃饭都不发声音,进食和切割肉排一样快速利索。

“请说出来意吧。”伯奇菲尔德放下刀叉,他的家人即使没吃饱,也立刻退席。

没有繁文缛节对灵吸怪也是件好事,总和下等生物打交道很考验耐心的。“明年春天,埃辛总共2个公爵领,5个伯爵领将在皇室领导下对提雅森林进剿,想邀请库玛拉加军。”

“对外联手出兵你应该先通告环剑议会,而不是先见我。”元帅声音冷硬。

“可你才是左翼军督呀。”伊狄摩丝笑说“环剑议会已经通告了,但到时候取得战争荣耀的之会是你。”她感觉到对方因为这番话心里得意骄傲,脸上却不动声色。

“进攻理由呢?”

“库玛拉需要理由吗?战争就是真理!”

对于如此蛮横的说辞伯奇菲尔德点头赞同,因为这是库玛拉的精神。“但是对外还需要有个说法,不然其他国家人人自危。”

“一年以前,精灵无故袭击了埃辛边境的商贸站点,主管者墨菲汀与许多部下被屠杀,我国高举正义之旗,为亡者讨回公道。”

理由就是张脸,不管多薄,有就行了。“哦,这样啊。那请把贵方的出兵时间、战国分配等等协议送到我的文书手上。”元帅说完就要告辞,交涉的时间比吃饭还短,这就是军国主义的风格。

“等等,为了感谢元帅的支持,我特意准备了礼物。”伊狄摩丝说道,而伯奇菲尔德毫无推辞,甚至都没假装一下。寡头政治的弊端在于缺乏监督体制,库玛拉更是如此,习武是为了当兵,当兵为了战功,战功为了升军官,军官可以名正言顺收取金银,这在库玛拉很正常。

侍者端上一柄被丝绸包裹的长剑,元帅可以从钢口分辨出这是把杰作。但看到剑柄处镶嵌的硕大橙色宝石,他直皱眉头,军人可以拥有财富,但是不能把这种风气带到战场。如果同僚看见自己用华而不实的宝石装饰长剑,会受到嘲笑。

“这是来自矮人锻造的名剑,宝石是锻造者的家徽,元帅不防试一试。”

伯奇菲尔德也不客气,单手握剑查看刃口,突然一剑劈下,将餐桌一分为二。长剑很锋利,元帅很满意。

“好东西,我收下了,告辞。”元帅扬长而去。回到自己绝密的书房,他拿起摆放一丝不苟的情报仔细观看。库玛拉的间谍无处不在,每个军领内的军事大学都有专门的训练科目。

对于埃辛和提雅的状况他并非如餐桌上一样无知,手上的文件清晰描述了血竭堡的遇袭的时间和某些内幕,提雅森林内出现的巨树和越来越多的奇怪生物,上一次私兵劫掠的始末,以及近来目击精灵密探出没的报告。

这场战争伯奇菲尔德准备很久了,他推测提雅们没有束手待毙,而是隐秘地准备反击。就让埃辛的老爷兵么去碰个头破血流吧,赢家永远是库玛拉,中年的元帅呵呵冷笑。他走上阳台,可以看见伊狄摩丝的车架。这个女人不简单,伯奇菲尔德摩挲下巴,刚才长剑离她的鼻子只有一掌,可她居然眼睛也不眨。他有种被算计的不安,看着作为礼物的宝石长剑,思索哪里出了纰漏。

下面的伊狄摩丝对伯奇菲尔德举动一清二楚,可怜的家伙,他还不知道将来带着那把杰作在精灵战场上亮相,会带来多么巨大的麻烦。

库玛拉的街道整洁秩序,人们按照秩序行走,繁荣而宁静。灵吸怪却能察觉被律法和强权压抑的〖自〗由之心,在每一个大脑内喧嚣。人类是复杂的生物,他们善变无常。库玛拉的律法只代表秩序不代表正义,把不满和隐患掩藏起来。这里的人民都渴望发泄,必须用战争排解,如果太长时间和平,库玛拉会比埃辛更早衰亡。

希望提雅森林战争成为〖革〗命的导火索,那该多有意思!伊拉督尼阴测测地笑着,他喜欢这个游戏,无论是费伦亦或奈瑟斯,自己只是个小人物。而在这里,他只需要轻轻放下一颗子,就能搅动整个大陆。(未完待续。。

深圳市罗湖区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宜兴市第四人民医院怎么样
合肥癫痫病医院哪好
白癜风医院廊坊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青海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