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西方国家盯紧利比亚战后安排刻意回避平民伤

发布时间:2019-10-09 19:44:02

西方国家盯紧利比亚战后安排 刻意回避平民伤亡

曾经象征卡扎菲权力的阿齐齐亚兵营于十月三十日被彻底拆除。图为一名小商贩在阿齐齐亚兵营里一栋被拆除的二层小楼前留影。新华社 覃海石摄  北约布鲁塞尔总部10月31日发布消息称,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当天对利比亚展开访问。拉斯穆森将与利比亚有关领导人就利过渡到民主体制等问题进行讨论。  代号为“联合保护者”的军事行动将于利比亚当地时间10月31日23时59分正式结束。这是继联合国安理会27日一致通过第2016号决议,决定在上述时间取消利比亚禁飞区后,北约做出的正式反应。  北约在利比亚有继任者  拉斯穆森此前曾发表声明认为,7个月的军事行动“有效、灵活、精确”,是北约历史上最成功的军事行动之一。不过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认为,北约对利比亚军事行动虽然结束,但是西方大国对利比亚事务的介入很可能延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有报道称,利比亚战后重建的规模相当惊人。法国认为今后10年利比亚重建需要2000亿美元资金,英国方面的估算则高达2000亿英镑(约合3200亿美元)。面对如此诱人的商机,英法企业力争分到尽可能大的份额,两国政府更是以帮助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功臣自居,对其企业大力支持。  对于利比亚的战后重建,美国目前的态度相对低调。但有美国官员透露,美国国务卿克林顿此前访问利比亚期间,与利方讨论了利比亚大型国有企业的私有化问题,美国公司因而将面临机会。舆论认为,美利之间将建立“长期、深厚、宽广的伙伴关系”。  10月26日,美、英等14个北约成员国和埃及等部分阿拉伯国家在多哈召开“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会上决定成立一个新联盟以取代即将在利比亚结束战争任务的北约。新联盟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利比亚训练士兵、建设军队,收缴散落在民间的武器等,但明确表示不会向利比亚派遣维和部队。会议同时指出,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过渡委”)当前的首要任务应是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保护石油安全和整合“革命武装”等。  新政权不希望保留化学武器  “过渡委”执行局主席贾布里勒30日表示,他已经向“过渡委”提交了自己的非正式建议:在5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开始新政府选举。他还建议增设“过渡委”的成员席位,吸收合理数量的妇女、年轻人和军事委员会的成员进入“过渡委”。贾布里勒预计,扩充之后“过渡委”成员人数应该不少于120人,并在之后举行选举,在成立过渡政府之后组成专门的制宪委员会,通过公投的形式进行立法和总统选举。贾布里勒指出,根据临时宪法规定,国会选举将在8个月后举行,然后再成立制宪委员会,这意味着过渡时期将超过1年。[1][2]下一页贾布里勒还表示,目前在利比亚确实存在化学武器库,但他透露来自相关国际组织的检查小组即将前往利比亚对这一问题进行调查,并与利比亚新政权合作处理化学武器问题。贾布里勒重申,利比亚新政权不希望保留这些化学武器。  “过渡委”主席贾利勒11月1日将访问埃及,这将是他在利比亚全境“解放”后正式访问的第一个国家。沙特《中东报》评价其为一次“在特殊敏感时期的关键访问,将关乎利比亚与兄弟邻国的未来”。此前,埃及曾是利比亚的主要劳务输出国,有分析认为,埃及在劳务、安全等方面的作用对利比亚的未来建设至关重要。  “利比亚模式”难成样板  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北约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目的是保护利比亚平民。但是,7个月的炮火硝烟表明,北约的真正目的在于实现利比亚政权更迭。而针对卡扎菲武装的狂轰滥炸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这一问题,北约却一直刻意回避。同时,北约滥用联合国授权引起国际社会广泛质疑,被认为“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如果把北约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作为成功案例推广到局势动荡的其他中东国家,既不现实也很危险。  战后的利比亚仍深陷动乱之中,据“阿拉伯”站转引利比亚一个人权组织的报道称,米苏拉塔的民兵组织正在对临近塔尔胡奈地区的民众发动攻击,理由是该地区曾忠于卡扎菲政权,并犯下过暴力罪行。此前,支持卡扎菲政权的武装分子曾经以塔尔胡奈为根据地向米苏拉塔和周边地区发动进攻。而当地很多民宅被武装攻陷之后遭到洗劫,汽车被拖走。对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曾表示,应该关注发生在利比亚的报复行为。  有评论认为,利比亚新领导人所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解除部落在历史上一直享有的主导权,让所有地区的部落代表进入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本报开罗、布鲁塞尔10月31日电)  点 评  王逸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冷战结束后,功能扩大的北约以保护人权为借口,广伸触角,通过输出价值观和推销西方标准来推行强权政治。  此次北约依托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一方面对卡扎菲政权实施武器禁运,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另一方面却不遗余力地向“过渡委”武装提供武器支持,并直接参与军事打击。行动当中,践行“新干涉主义”的西方国家无疑有越权的行为,在明枪暗箭后夹杂着私利。  “新干涉主义”不是始于今日,它在冷战结束后,尤其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广为体现。相对于“旧干涉主义”的炮舰政策与赤裸裸的军事干预,“新干涉主义”有层看似“合法”的外衣,干预国以各种借口通过或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公开向被干预国兴师问罪。  以武力干预为重头戏的“北约模式”不可取,外力强行推动民主无异于揠苗助长,利比亚新政权诞生后面临众多不确定因素。

前一页[1][2]

丽水妇科医院
武威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池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丽水妇科医院哪家好
武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